当前位置:课作网 > 作文题材 > 想象作文 > 守护甜心之皇室公主之复仇开始

守护甜心之皇室公主之复仇开始

作者:谭志敏发布时间:2021-10-14
编者寄语:呼呼沫雪勾勾唇角,一脸坏笑的看向酒吧门口处,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如同一个精美的CD娃娃:姐,我当上了校花,那家伙必须得无...欢迎阅读《守护甜心之皇室公主之复仇开始》,喜欢记得常来哦!

<守护甜心之皇室公主之复仇开始>篇一

“呼呼——”沫雪勾勾唇角,一脸坏笑的看向酒吧门口处,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如同一个精美的CD娃娃:“姐,我当上了校花,那家伙必须得无条件答应我一个条件。哎,你说,我提什么条件好呢?”
  自然,沫雪口中的他,就是羽凌硕了。
  “我怎么知道,你自己决定啊。”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优雪满不在乎的抿了一口‘深海之蓝’。
  “唔……”沫雪挑挑眉,俏皮的眨眨眼:“嘻嘻~”
  飘雪静静的坐在一旁,看着两个如同CD娃娃般美丽的女孩——自己的妹妹。冷酷的气场在周围散发,看着女孩们的目光却充满了宠溺。
  “他们来了。”
  酒吧门口,四个帅气的男生走了进来。他们的身影,吸引了无数女孩的目光,那目光,包含着深深地爱慕。
  羽深邃的目光一眼就扫到了坐在角落里散发着冷气的飘雪,走了过去。
  “优雪。”看见优雪,允的眼神温柔了几分。
  优雪冲他淡淡的一笑:“嗯。”
  注视着优雪,轩在她身旁坐下。
  “喂,羽凌硕。”沫雪坏笑着撞了撞硕的肩,“还记得我们的赌注吗?”
  看着硕没有说话,沫雪自问自答起来:“不记得也没关系,反正你还欠我一个条件。”
  硕的俊脸开始黑了起来,狠狠的瞪着沫雪,怒火在眸中焚烧:“泡沫,我说过我忘了吗?”
  偏偏我们家沫雪小姐丝毫没有注意到,还不知死活的说着:“谁知道呢?况且你羽凌大少爷是怎样的人,大家可是心知肚明的。”
  “蓝,语,沫,雪,”硕咬牙切齿的吐出几个字来,“不要试图挑战本少爷的极限。”
  “因为你没有极限。”沫雪挑挑好看的柳眉,不爽道。
  “你……”硕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捂住了胸口。
  “我什么我?”沫雪毫不在意的翻着白眼:“没想到,你还心肌梗塞啊。哎呀,硕硕~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啊。那我就不会和病人计较了啊。孩纸,有病,就说出来,我懂得。”
  “别闹了。”飘雪无奈的看着沫雪。这丫头,一天都不能消停。
  “嘛!”沫雪瞥瞥嘴,粉色的水眸闪了闪,“知道了,飘飘。”
  回头瞟到了优雪:“姐姐,陪我上厕所哈。”
  不等优雪的回答,她像拽死猪一样把优雪往厕所里拽。
  “哎哎哎,你干什么啊!”优雪紫色的眸瞳带着笑意,嘴上却不满的嘀咕着。
  “姐,”沫雪突然回过头来,粉色的水眸闪了闪:”我发现了一件事。”
  “什么啊?”优雪拍着胸脯,瞪了沫雪一眼,“吓死我了,你干嘛突然转过头来?大白天别装神弄鬼啊。”
  “哎,不是,我说真的。”沫雪颇为认真的看着她,“姐,我,发,现,了,一,件,事。”
  “什么?”翻了翻白眼,她问。
  沫雪眨眨眼:“我们是穿越过来的对吧。我发现我们不仅穿越了,还拥有了原来身体主人面对以往事情反应。”
  “这话怎么说?”优雪歪着头看她。
  “嗯——打一个比方。比如你和允,明明你不是真正的蓝语优雪,却因为紫江允和优雪小时候的允哥哥同名而惊慌失措。”
  聪明如优雪,她很快明白了沫雪的意思:“你是说,我们不仅穿越过来了,还拥有了原主人的记忆和反应?”
  “没错。”沫雪嘻嘻的打了一个响指。
  “你们在里面干什么呢?”清冷的声音传来,望去,是飘雪。
  沫雪和优雪对视一眼,沫雪走上前满脸无辜:“没什么没什么,我们走吧。”
  看着她们离开的背影,优雪抚了抚手腕上量身打造的紫色手链,上面刻有QY两个字母。
  她若有所思的挑挑眉,和她们一起出去了。三年级:宫若素

<守护甜心之皇室公主之复仇开始>篇二

飘雪,明天下午最后一轮,乐器比赛。”优雪轻轻地吐出几个字来,勾起唇角微微笑着,她斜靠在楼梯旁,夕阳的光辉映照在那张绝美的脸颊上,有说不出的美好。
  “嗯。”飘雪淡淡应道,望向窗外。那扇庞大的落地窗旁,有两道水蓝色**制成的窗帘,比天更蓝,比水更清。
  “唔……”懒洋洋的打了一个哈欠,沫雪坐在沙发上,端起一杯冰镇西瓜汁喝了起来,“呼!你们知道吗?羽凌硕那家伙和我打赌了,如果我没当上校花就答应他一个条件,当上了他就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哎,那个傻叉,本小姐会当不上圣夜区区一个校花吗?想当初在英国莱尔莎学院我都是被称为甜美公主的天才少女,圣夜而已,我怕个毛!”
  “哼哼。”优雪不自然的淡笑几声:“这次比赛你选好了什么乐器吗?”
  沫雪冲优雪邪邪的一瞥:“早就想好了,爵士鼓。倒是姐姐你,不会又要弹钢琴,而且还是那一首《星空之梦》吧。”
  “不。”优雪皱了皱眉,勾唇轻笑:“我不准备弹《星空之梦》,圣夜,它还没有资格让我弹奏那首曲子。”
  沫雪挑挑长发,长舒一口气:“他还没找到吗?那个一年前在伦敦莱纳希城里和你一起合奏出《星空之梦》的男生?我记得叫什么翎来着?”
  “风翎。”飘雪的声音清冷如斯。
  “没找到?”
  优雪没有作答,还是一如往常的淡笑。
  的确,在一年前,英国伦敦莱纳希城优雪的生日宴上,一个带着面具,穿着白色西装的少年出现,他和优雪一起用钢琴演奏了一曲《星空之梦》,惊叹世界,成为音乐界的神话。然而,几天后,少年却凭空消失,再没有人能弹出这首曲子。
  这样一首好的钢琴曲,光凭一人弹奏远远不够,即便是钢琴女王。在优雪和那个少年弹奏时,是一秒钟32个音符,相当于一个人16个音符,绝奏。
  “我拉小提琴。”沉默许久,飘雪开口道。
  “嘻嘻~”沫雪俏皮的笑着,绝美的脸蛋因夕阳的照射微微有些通红。
  “我回房了。”站起身,飘雪走上楼梯。
  “姐,飘雪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原来的样子呢?我们的出现,好像没有多大的作用啊。”沫雪看着她的背影,有些无奈的看着优雪。“船到桥头自然直啊。”优雪淡笑,轻抿一口咖啡,上官羽或许能让飘雪从过去的痛苦和背叛中解脱吧。
  赛场
  “优雪同学。”身着白色长裙的花希走了过来,优雅的冲她礼貌一笑。她好像很喜欢白色的长裙,穿上去,虽不像飘雪她们那样绝美,却有一种自然清新的感觉。
  “阴月同学?你有什么事吗。”勾唇一笑,倾城之美,她微微侧首。淡然的眼里有了几分的警惕,有些闷得慌,因为她和欧阳轩走的有些近吗?心里有些自嘲,自己似乎,也有些深陷呢。
  “没什么啊,优雪同学你的成绩很好啊。”花希巧笑倩兮,眼睛像月牙似的,弯弯的。
  “哼。”沫雪轻哼一声挡在优雪的前面,“那是当然的,我姐是谁,肯定比你好啊。”沫雪的语气充满了自豪,她不仅因为优雪而自豪,她还为有飘雪这个姐姐而自豪。
  飘雪握住了优雪的手,轻轻的冲她笑了笑。
  优雪点点头:“花希同学,如果没有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
  留在原地的花希表情复杂的看着她们的背影。她们,就像是一个神话,是无论自己怎样努力都攀不上的一所高峰。
  舞台上,优雪纤细的手指不停地在钢琴的琴键上滑动着,紫发如飞瀑般垂下。她的琴声不优美,很绝望,绝望的使人透不过气来。
  “十分。”“十分。”
  飘雪走上了场,她表演的是小提琴,音符缓缓地流动着,她的演奏,不同于优雪。优雪的琴音是绝望的,悲泣的,而飘雪的琴声,透露着一股浓浓的思念。观众席上的羽眼神有些复杂:飘雪,你在怀念谁?
  “十分。”“十分。”
  之后上场的事沫雪,她打的爵士鼓,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让人不自主被吸引,那种魅力,狂荡,热情,还带着一股前所未有的霸气。
  “十分。”“十分。”
  三人表演完后,花希的琵琶总共18分,蓝雅的贝斯15分,璃茉的笛子10分。
  校长有些欣慰的笑了,蓝语家三姐妹果然个个不同凡响。他走上台,郑重地宣布:“本次校花比赛:1。蓝语飘雪2。蓝语优雪3。蓝语沫雪。”
  校花比赛,到此结束。三年级:宫若素

<守护甜心之皇室公主之复仇开始>篇三

“恭喜你们获得满分!”轩走了过来,嘴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他金色的碎发在人群中格外显眼,普通的圣西校服穿在他身上,似是多了一股慵懒的色彩。
  “真是不公平啊。”沫雪不满的挑眉,摆了摆粉色的长发,清澈的眸子里微盛怒意,“凭什么你们就可以不用比赛!”
  “都说要靠实力了。”优雪无奈的抚了抚沫雪的头。她这个妹妹啊,花痴又懒惰,还特别的自恋。哎!有这个妹妹是天要亡我的前奏吗?
  “哼哼。”硕甩了甩他那一头帅气的酒红色碎发,“一定是我长的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连校长老头都抵挡不住本少爷的这种魅力了。”
  “真是自恋啊。”沫雪不屑的瞟了他一眼,“我从小到大就没见过这么会自夸的人。明明长着一张人见人恨,花见花凋的脸,偏偏自己还不知道,整天出来煞风景。哎!可悲,可悲啊。”
  “蓝语沫雪。”硕黑着一张脸,死死的瞪着沫雪,“你说什么!”
  “哎呀,没听清楚?”沫雪眨了眨那双粉色的眸子,不怀好意的笑:“没想到某人还有耳疾呢。好吧,本小姐就大发慈悲再把话说一遍:我从小到大就没见过这么会自夸的人。明明长着一张人见人恨,花见花凋的脸,偏偏自己还不知道,整天出来煞风景。”
  “好,你听清楚了吗?”
  硕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似乎想平息些什么。突然,他猛地抬起头,嘴角勾起一抹坏坏的笑,径直把沫雪逼到墙角。
  “你想干什么?”沫雪不怕死的仰起头,不论怎么样,在气势上不能输给别人。
  “敢不敢打赌?”
  “赌什么?”
  “如果你这次比赛没有当上校花,你就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反之,如果你当上了校花,我就答应你一个条件,怎么样,敢不敢?”硕挑屑的看着沫雪。
  “我为什么不敢?”沫雪哼了一声。
  “你们在干什么?”不知不觉中,优雪来到了两人身旁,诡异的笑。再望过去,其他四个人也在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
  “没,没干什么。”沫雪心里那叫一个苦啊,为什么她说的是实话,却有点心虚咧?
  “真,真的没干什么。”这次说话的是硕,他一样有些底气不足。
  “哦——”五个人奸笑着,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沫雪和硕似乎看到了五个人的眼睛里闪着光。想象画面:
  沫雪和硕跪在地上,飘雪坐在座位上,头上戴着一顶判官的帽子,其他四个人站在两侧。
  “砰!”飘雪判官重重的把一个铁板在桌上敲下:“说!你们两有何奸情?”
  “呜呜……优优。”某沫
  “啊啊……羽,轩,允。”某硕
  “坦白从宽。”某优
  “严拒从抗。”某羽
  “刷刷!”某轩和某允挥动着鞭子就向他们抽去。
  “哇卡卡!”某沫和某硕的惨叫。
  回到现实。
  “我,我去比赛啦。”沫雪咽了一口口水就向门外跑去,硕紧跟其后。
  赛场
  “Cinderella(灰姑娘),请品尝。”花希穿着纯白色的公主裙,端起刚刚调好的酒,向评委台走去。她的脸上带着从容优雅的微笑,就像一个天使一样,不占任何的污点。飘雪她们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值得敬佩的对手。
  评委似乎也很看好她:“19分。”
  “谢谢。”花希的微笑慢慢扩大,她看见了场外的轩,他是来看自己比赛的吗?
  刚想和他打招呼,却看见他的眼神中有丝丝的温柔和宠溺,他的视线,正定格在优雪的脸上。偏过视线,眼里划过一丝复杂的光,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走下了台,他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来参见校花比赛,是为了他。
  接着,飘雪走上了台。十分钟过后,飘雪握着酒走下台。
  “等等。”蓝雅带着一抹笑,走上了台。
  飘雪回过头,没有说话。
  “请问飘雪同学调的是什么酒?”蓝雅轻轻的问道。
  “Alicenine(艾莉丝)。”
  “呵呵,飘雪同学难道不知道这次的主题是自创?为什么模仿世界调酒冠军飘雨的酒呢?”
  蓝雅此话一出,底下的同学都嚷了起来,一片惊乱。
  飘雪冷冷的瞟了一眼蓝雅:“是不是我自创的,评委尝一下不就好了吗。”
  评委接过酒,轻轻一抿,顿时瞪大了眼:“你,你是飘雨!”他哪里会不知道飘雨,当年,戴着面具上场的天才少女?
  飘雪没有回答,缓缓走下台,甩了蓝雅冷冷的一记眼风。
  当经过个个选手的调试后,最终的得分是:飘雪的Alicenine(艾莉丝)20分,优雪的Chocolaterum巧克力郎姆20分,沫雪的Emeraldisle翡翠岛20分,花希的Cinderella(灰姑娘)19分,蓝雅的Mintroyal皇家薄荷17分,璃茉的QueenElizabeth伊丽莎白女皇12分。
  第二轮调酒比赛蓝语飘雪,蓝语优雪,蓝语沫雪胜。三年级:宫若素

<守护甜心之皇室公主之复仇开始>篇四

“姐,听说这次的第一场比赛是歌唱比赛呢。”沫雪粉色的眸子别有深意的向优雪眨了眨。
  轻抿一口茶,优雪静静的嗯的一声,看向身旁看杂志的飘雪:“飘雪,你唱什么歌呢?”
  听见优雪的声音,飘雪合上杂志,缓缓地抬起头:“……虹之间。”
  沫雪撇撇嘴:“嘛!飘雪唱虹之间,我就唱……龙卷风和时间都去哪了,你们选一个吧!”
  “时间都去哪了。”%“时间都去哪了。”
  同一秒。飘雪优雪同时说出她们心中的答案,似乎早会料到一样,对视一眼,默契的一笑。
  “靠!那我就唱龙卷风。”沫雪不满的撅起嘴,她们还是这样,这样的默契,这样的心有灵犀……这种的默契,似乎有那么一瞬间,让自己觉得自己只是一个旁外人……
  飘雪,优雪黑着脸,在心里狠狠地鄙夷了一下沫雪——这个二货!
  似乎接受到了她们火一样的目光。沫雪干笑着,转过了头:“今天天气好晴朗,处处风光好……”心里却叫嚣着,我是沫雪我怕谁!
  “嗨!”迎面走来的硕向她们招手道。
  “嗨个屁啊嗨,谁要和你嗨!”沫雪瞪了他一眼,在花痴草痴眼中可爱的她,在硕的面前全然没有了自己那种乖乖女的形象。或许,就像别人说的,她表面的可爱,只针对生命中那些无关紧要的过客;而在自己在乎的人面前,她就会耍脾气,撒娇,愤怒……也许他已是她生命中在乎的人,只是她从不曾察觉。
  “谁和你嗨啦。”硕白了她一眼,“我和飘雪优雪还不行啊?”
  “你!”沫雪气呼呼的跑走了,谁有知道她是在生气,还是吃醋呢。
  “喂!”硕望着沫雪的背影,追了上去。
  看着这一幕,优雪微微勾起唇角,喃喃:“这两人……有戏!”
  飘雪蓝色的眼瞳淡淡的扫过每一个人,注意到了轩看着优雪,也注意到了轩眼中的冰冷在逐渐的融化。转过身子,目光正好和羽的目光对视,羽那栗色的眼眸里闪着奇异的光辉,怔愣的一会,将视线转开。
  羽看着飘雪,连他自己也没有注意到,他的脸上闪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赛场
  “欢迎大家来到一年一度笑话比赛的赛场,第一位出场的是,超人气少女——蓝语飘雪带来的《虹之间》,大家掌声欢迎!”
  语落,飘雪一身冰蓝色的连衣裙,蓝色的波浪长发整齐的梳在肩上,把她的身材越显得修长,她轻启嘴唇:
  想借天使的翅膀抓住云端的彩虹
  总在将要触碰时消散
  错觉的地久天长其实是一无所有
  童话说雨后会有一道彩虹
  却不曾说过它也会转瞬成空
  想要把绚烂紧紧握在手中
  忽然发现你已不见
  站在无尽红尘中仰望曾有你的苍穹
  得到以后转眼又落空
  究竟什么是永恒都无法拥有完整
  Ohmylove
  我看见希望闪耀在虹之间
  光芒凝结于你我的那片天
  不再追问你为何不能停留
  微笑看见爱的浮现
  雨后的天空重又出现彩虹
  天使的恩惠亲吻着世间万众
  不再追问你为何不能停留
  放下了执念微笑现在
  一曲终,台下,所有人都听呆了,沉醉其中。飘雪的歌,唱的柔美,唱的哀伤,却又给人无数的希望。
  “啪啪啪!”评委带头鼓起了掌。“十分!”“十分!”
  的确,在歌唱届多年,他们还没有听过这样美妙的歌曲。
  紧接其后,优雪走上了台,白色的及膝裙把她的皮肤衬得雪白:
  人群中哭着你只想变成透明的颜色
  你再也不会梦或痛或心动了
  你已经决定了你已经决定了
  你静静忍着紧紧把昨天在拳心握着
  而回忆越是甜就是越伤人了
  越是在手心留下密密麻麻深深浅浅的刀割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护色
  你决定不恨了也决定不爱了
  把你的灵魂关在永远锁上的躯壳
  这世界笑了於是你合群的一起笑了
  当生存是规则不是你的选择
  於是你含着眼泪飘飘荡荡跌跌撞撞的走着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护色
  你决定不恨了也决定不爱了
  把你的灵魂关在永远锁上的躯壳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你的伤从不肯完全的愈合
  我站在你左侧却像隔着银河
  难道就真的抱着遗憾一直到老了然后才后悔着
  你值得真正的快乐你应该脱下你穿的保护色
  为什麽失去了还要被惩罚呢
  能不能就让悲伤全部结束在此刻重新开始活着
  一曲缓缓的结束,人群中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10分!”“10分!”
  下一个上场的是沫雪,她一头粉色的长发披在肩上,头上戴着一个酷酷的帽子:
  爱像一阵风吹完它就走
  这样的节奏谁都无可奈何
  没有你以后我灵魂失控
  黑云在降落我被它拖着
  走静静悄悄默默离开陷入了危险边缘baby~我的世界已狂风暴雨
  wu~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离不开暴风圈来不及逃
  我不能再想我不我不我不能
  爱情走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不能承受我已无处可躲
  我不要再想
  我不我不我不要再想你
  不知不觉你已经离开我
  不知不觉我跟了这节奏
  后知后觉又过了一个秋后
  知后觉我该好好生活
  静静悄悄默默离开
  陷入了危险边缘baby~
  我的世界已狂风暴雨
  wu~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离不开暴风圈来不及逃
  我不能再想我不我不我不能
  爱情走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不能承受我已无处可躲
  我不要再想
  我不我不我不要再想你
  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离不开暴风圈来不及逃
  我不能再想
  我不我不我不能
  爱情走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不能承受我已无处可躲
  我不要再想
  我不我不我不要再想
  你不知不觉你已经离开我不知不觉我跟了这节奏
  后知后觉又过了一个秋后知后觉我该好好生活
  不知不觉你已经离开我不知不觉我跟了这节奏后
  知后觉后知后觉
  “10”“10”
  紧接着,蓝雅唱的“再给我两分钟”总获得16分,花希的“我的未来式”18分,璃茉的“落下的眼泪”13分。
  第一局,飘雪,优雪,沫雪胜!
  “同学们,因为某些原因,校草已经定下,‘羽少爷,轩少爷,硕少爷,允少爷’将是本年度四位校草。校花比赛还在进行之中,下一场,调酒比赛。”三年级:宫若素

<守护甜心之皇室公主之复仇开始>篇五

“没事吧,昨天真是对不起啊。”优雪抱歉的朝轩笑笑。
  “没事。”轩微微勾起嘴角,如果,她可以一直对自己这样,多好……
  抬起头,仰望着天空,指尖缓缓插进手掌心,一滴鲜红的血从白暂的皮肤中流出:“守护者,你们死定了!”
  教室里,允看着这一幕,心,不由自主的痛……优雪,如果,救你的人是我,你也会对我这样吗?苦笑着,望向讲台。
  “大家……砰!”又一次的,二阶堂老师华丽丽的摔倒在了地上,他扶了扶眼镜:“同学们,明天是一年一度的校花校草评比活动,今天晚上的晚会,请大家准时出席,投票选取六位候选人。”
  放学
  “优雪沫雪,走吧!”瞟了同桌的羽一眼,飘雪冷淡的语气散发在四周。
  “好……”刚想说好,不料,被沫雪狠狠地扯了一把,望向沫雪。只见她可爱的粉色眼瞳眨了眨,露出笑容:“姐姐,你忘了今天我们要去逛街吗?说好了要去买那个冰淇淋的啊……”说完,那卡哇伊的眸子似乎要冒出水来。
  优雪挑着眉,看着她,用眼神交流:什么啊?
  沫雪瞪了优雪一眼:有计划,今天晚会上我们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优雪紫色的眸子疑惑了一下:瞒着飘雪?我知道了。
  “是啊!”优雪淡淡的一笑,看向飘雪,“我和沫雪说好要去买那个香草果冻冰淇淋,草莓巧克力蛋糕。飘雪,你要吃吗?回来我们给你带一点。”
  “不用了,你们去吧,早点回来。”飘雪听见优雪的笑容,相信了她们的话,她总是无条件相信自己身边对自己好的人。
  “嗯!”沫雪扯着优雪向校园外冲了出去。一秒钟的时间,她们已不见身影,就如同一阵风刮过耳畔。
  羽看着飘雪,陷入沉默,她转头之际,他看见了她眸子里的孤独……
  华格里大街上。“你准备怎么办?”优雪冷静的问。
  “嘻嘻……”沫雪的脸上闪过一丝坏笑,眼神却充满仇恨。她轻轻踮起脚,凑到了优雪的耳畔,“今天的晚会上,我们这样……”
  晚会
  飘雪蓝色的长发披在了肩上,一身淡蓝的公主裙,头上一个银白色的小皇冠。她一个人在大厅里走着,寻找优雪和沫雪的身影。
  “你在找什么?”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望去,羽一身黑色的西装身态笔直的站在她面前。
  “优雪沫雪。”飘雪缓缓地吐出几个字来,继续张望。
  一旁的轩皱着眉头,刚要说些什么,远处一抹米黄色的身影跑了过来,是沫雪:“飘雪,不好了,优雪的晚礼服被划破了……”
  “优雪!”轩看着穿着校服走过来的优雪,跑了过去。似乎,从飘雪她们来的那一刻起,一切都变了……
  “出了什么事?你的礼服怎么划破了?”
  “不知道。”优雪装作无知的摇摇头,紫色的眸子里满是清澈,就像她真的没有说谎,“不过……检查出上面有舞惠娜汐的指纹。”
  沫雪阴笑着,跑上了台,拿起话筒:“优雪同学的晚礼服划破了,上面检查出有舞惠娜汐的指纹,娜汐同学,你可以解释一下么?”
  “我没有!”娜汐愣了几秒,随即气愤的大叫道,“这都是蓝语飘雪,蓝语优雪,蓝语沫雪在陷害我!”
  优雪皱了一下眉头,低下了头,好似在抽泣:“舞慧同学,不要解释了,你不承认也……也没关系,我不会怪你的……”
  “我没有!蓝语优雪你不要陷害我!”
  “够了!”飘雪终于忍不住走上了台,冷冷的甩了娜汐一个耳光,清脆的声音回响在大厅里。
  大厅里一片寂静,娜汐的脸被扇的鼓鼓的,她嘟着妖艳的嘴巴,眼里闪着恶毒的光芒,抬起手,也想扇飘雪一耳光。
  “啪!”一个身影快速的挡在了飘雪的前面,羽握着娜汐的手,冰冷的气息散发在了四周,引得娜汐阵阵的战栗:“滚!”
  羽冷冷的吐出一个字,娜汐脸色惨白,跑出了大厅。
  “你没事吧?”羽注视着飘雪,为什么,刚刚在舞惠娜汐的巴掌就要落下的那一瞬间,自己的心都要揪了起来,毫不犹豫的冲到飘雪的面前,保护她?
  “没事。”
  台下爆发出一阵阵的声音。
  “哇,没想到舞惠娜汐是这样的人。”
  “对啊对啊,这次投票一定不要投她!”
  “嗯,这个女人真坏。”
  沫雪笑着打了一个响指,优雪只是淡淡的勾起了嘴角。
  “下面。投票开始!”
  半个小时后
  蓝语飘雪:59000
  蓝语优雪:50000
  蓝语沫雪:49000
  上官羽:59000
  欧阳轩:50001
  羽凌硕:49001
  紫江允:50001
  舞惠娜汐:460
  阴月花希:36000
  阴月蓝雅:35000
  真诚璃茉:29000
  结木弥耶:28888
  边里唯世:30000
  藤咲风彦:29999
  “这次的候选人是蓝语飘雪,蓝语优雪,蓝语沫雪,上官羽,欧阳轩,羽凌硕,紫江允,真诚璃茉,阴月花希,阴月蓝雅,边里唯世,藤咲风彦。三年级:宫若素
相关推荐:
上一篇:快乐的一天
最新想象作文
热门想象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