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课作网 > 高中作文 > 高三作文 > 面具

面具

作者:陈信蓉发布时间:2021-09-09
《面具》 一般是怎么写的呢?内容如下:人这一辈子,拥有许多张脸。或者说,拥有许多张面具。  也许你要说这是身不由己,理所当然的。处身于这个变化无常的社会,面对下面是小编帮大家整理的“面具”,希望能够帮助到大家。

<面具>篇一

人这一辈子,拥有许多张脸。或者说,拥有许多张面具。
  也许你要说这是身不由己,理所当然的。处身于这个变化无常的社会,面对不同的人,面对不同的事,你需要不停地变换自己的表情与声音。犹如一只变色龙,在这个危机四伏的世界里,随时地变幻着,因为任何一支毒箭都会在你注意不到的时候刺伤你。
  终于有一天,你顿然醒悟:戴着那么多的面具的自己,活着是多么的累!你开始疯狂的弥补:你妄想把曾经戴上的每一张面具都撕毁,还原最真的自己。可是,可能吗?有太多张脸,习惯已成自然;还有一些脸,想要把它们揭下并毁灭,你需要戴上更多,更“美”的面具。
  渐渐地,你变得麻木。那些面具完美地与你结合在一起。在不同的场合,随心所欲的,自由的变换着不同的角色。你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在这些面具中迷失了自我,而不再有所行动。或许行动也于事无补吧!
  从你一开始戴上面具时,你就陷入了无底的深渊!那时,你还未有所发觉。当你因陷入得更深而感到心力交瘁时,后悔已觉太迟了!
  或许你在想:自己在一开始就应该坚持自我,那样就不会……
  而如今,这个美好而又纯真的想法也被现实无情地湮没了!
  面具始终是面具,戴上了就无法抗拒它的“魅力”。

<面具>篇二

只当这是百般无聊时对社会、生活、自我或者还有其它的一点探讨和强辩吧!
  “面具”好像有吧!
  忘了或者说我压根就没看过这样一本书,只是在哪历时长达十几年的读书生涯中偶尔的有所闻及。
  好像又错了,好像是儿时候,一次下自习回家时,在家看金。凯瑞的电影时记住的吧,不过这都不重要。
  就像春天播种、秋天收获,那都是我们在为了得到时,有意或者无意种下的一颗种子,随着时间的浇灌,播撒的种子总会在那时间的滋养之下发芽成长。
  埋得深的或许还要十几年的光阴它才能发芽看见世界的模样,埋得浅的则就在此时或者下一个此时露出了那未知的答案。
  有点跑题,但却像是自我检讨前的一篇草稿。
  “我们每个人都戴着面具在生活”当时的电影好像是这么说来着的,年幼的那时不在乎这些,只记得金。凯瑞演的很好笑,没错只是单纯的觉得开心和好笑。
  没经历过大多却时时刻刻觉得自己承受的太多,那种窒息的感觉都忘记存在多久了,像面具的颜色和深浅,有的人戴的紧了,慢慢的就习惯了,也可能是依赖了,忘记了还没戴面具时的那种滋味是怎么样的。等想取下时却发现它早已像影子一样从出生的那一刻就一直伴随着你。
  用力的撕扯、对抗,如同电影里金凯瑞那疯狂的模样,明明很抗拒却就是用力的往脸上靠近,矛盾却又真实。
  等把自己弄得血肉模糊才像是落地的苹果,恍如隔世,明白的太迟,自己已经没有了撕扯面具的勇气,内心深处那阴暗的一面总是在你熟睡时走进你的梦乡。
  贪嗔痴,恶苦善。拨动转盘的选择其中之一,很少的机会那面具会在不经意的选中之下停留在善字上。
  多数的时间我们选择的戴着它生活,到底是世界让我们戴上了面具,还是面具的世界里存在着我们,选择在那伪善的面具下极力的保护那还未成长的种子。
  每天都会看见各式各样的面具在眼前走过,有扭曲的、面目狰狞的也有和颜悦色的,还有笑里藏刀的。
  千奇百怪各式各样,有的选择在面具下保护自己,有的选择在面具下为所以为。不同选择也向我们陈述着内心的欲望和面具。
  面具的世界里我们有说有笑,生死之交。等哪天无意见将面具取下时才发现那是何等的丑陋和罪恶,那面目全非的血肉中似乎还残留着一些真实和犹豫,但却只有那面具掩盖不了的眼还真真切切的明白。
  它如同两道灼热的阳光,时时刻刻的照耀我们,好像两扇门户是通往善的桥梁。真实的洞察着面具下的一切,却又沉默不语,忠诚的守护在身边却从不张扬。
  像是在等待觉醒的战士,奋身而起挥刀直击。打破那伪装的面具,还自身一束阳光。
  当年那无意间撒下的种子在今天成熟了,恍然大悟的我也似乎瞬间明白了许多。我也不时的换着面具去面对形形色色的人和事,可我总是抗拒的将它取下,月光下我独自一人端详着手中的面具,有高兴也有不愿。
  我总会在深夜将面具藏在身后,然后独自一人游荡。那时的我仿佛又回到了看电影的那一刻,只是单纯的觉得高兴和好笑。
  我也试着在白天取下面具,去体会播下种子的那一刻,可四周无数的面具会想那愤怒的野狗一样撕咬的我片体鳞伤,于是乎我尝试只取下一部分,慢慢的似乎又发现了“新大陆”,常常完整的取下面具一个人独自体会那种他们不懂的快乐和悲伤。
  那时会很高兴的在心里大声的呼喊“这才是我,这才是我”
  不久之后发现原来错了,每当我取下这一副面具之后总是会在不经意间戴上另一幅面具,就像是一道多项选择题。
  答案没有唯一,面具也没有唯一。
  每当此时我都会点燃一根烟!在那烟雾的刺激中思索着,为何不能像当初看电影的那一刻。
  不对!
  应该说是播下种子的那一刻,还我一个真实的原样。
  烟丝像是缓慢流失的时光,在即将燃烧结束的的最后一刻烫伤了我真在思考的“手”。烟灭人醒,那里有什么烟?
  自己分明戒烟已经很久很久了。
  那里有烫伤的手,分明是转盘的最后一刻,指针停在了善之一字上。
  我反复的思考着面具的问题,忘记了工作,忘记了生活,忘记了一切的一切。等我醒来时发现我成了一幅面具,真在进行着一次陌生的对话。
  每当我想辩解的时候,从我口中说出的话,经过面具时都会被重新的修正和改编,面具下那真实的存在也似乎在犹豫在思索着什么。
  就这样,我、面具、戴着面具的人,我们三者就好像患了分裂的病人。我总是大声提醒着交谈的人,可每一次话语都会变成和我相反的意思。戴着面具的人则是那么静静的看着、听着、说着。
  我混乱了,我分不清到底我是面具,还是我是我又或者我才是戴着面具的那个人。看着那言不由心的话语和“哑口无言”的我。
  我感觉我在哭,没有泪水没有声音。就那么,我在无声中哭诉了起来,我越哭越委屈、越哭越觉得心里舒畅。
  不知不觉间我好像又变成了一副面具,那面具下是一副童颜的孩童
  那时手中舞动的轨迹都带着快乐和阳光,他好像不知道我的存在,而我感觉此时的面具在他的脸上很淡很淡,似乎那才刚刚愈合的伤口,一碰就会碎。
  我在心里替那孩子高兴,可我却忘了我就是那面具那伤口,但我却不由自主的为那孩童欢呼鼓掌。
  呵。。呵。呵呵呵。。
  在哪响亮和清脆的笑声里,我也跟着大声的欢呼和高兴。我的脑海中只剩下了那笑声的存在,搜索着那快乐和欢笑的源头,不知不觉间我发现我流泪了,高兴的流泪了。真当我想大声喊叫时,却只是传出了
  “哇……哇”的哭喊声,我越是高兴地笑越是发现哭喊声越大,这时我才发现我成了一个刚出生的襁褓。那大人眼中的哭喊在我的世界里确实那摆脱了面具的长啸。
  ……
  窗外温暖的阳光照射在我熟睡的脸颊上,一丝若有若无的弧度好像在诉说着什么。木然的一丝冷风将我从哪微笑中吵醒,我愤怒的起身反抗,却发现自己的起身愚蠢而坚强。
  摇了摇头,淡然一笑,上班时间睡觉被逮到那可是要罚款的诶!!
  再一次坐在电脑前,回忆着那面具给我带来的灵感,我觉得我梦前的言词有些偏执和黑暗了。
  面具下的我们其实也存真实过,只是时间的沉淀和脚步将我么那一步一步的推到了面具的身旁。
  每每我们挣扎和反抗的时候,那面具还未诞生时的一声声啼哭就会让我们放弃那挣扎。
  忘不了那没有面具之下的快乐和梦想,为了那份坚持我们选择了戴上。若果说太多时刻我们选择了伪装,何不说我们都忘不了曾经的
  ……
  曾经之后还有很多,多的我写不完,多的我想不起来,多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感慨太多会让人觉得你逃避和软弱。我总会选择在合适的时候对着月管辖的面具诉说
  只是不知道此时此刻的我又是在戴着怎么的面具之下说着这些自己都分不清的话
  ……高三:似乎

<面具>篇三

儿童的世界里
  没有你便没有乐趣
  成人的世界里
  有了你就有了悲剧
  请以“面具”为话题写一篇文章。
  1.写作中只要与“面具”有关即可。
  2.文体不限,可运用多种表达方式。
  3.题目自拟。
  4.不少于800字。
  思路领航
  1)市场上花花绿绿的面具给孩子们带来无穷的乐趣,但生活中戴着面具生活的人却活得好累。我们原本不用带面具的,摘下面具,尝试着用真正的表情对待生活,或许会使我们活得轻松些。
  2)人们为什么要戴着面具生活呢?因为面具能让人在多变的环境中游刃有余,因为面具可以保护自己不受伤害。小王有许多张面具:对领导的尊敬服从,对同事恰到好处的温和,对邻居的与人为善等,天常日久,面具已与他真实的脸合二为一了。
  3)有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位漂亮的女学生在烈火中奋不顾身地抢救国家财产,被火烧伤了面孔。出院后她要求到最偏远的山村去教书--带着医院为她制作的面具。开始山村的人都不接受她,后来被她感动,建立起一座小学校。学生毕业前时,送给她的礼物是-张精美的面具。
  4)我们要善于透过现象看本质,不要为事物迷人的外表(面具)所迷惑。
  5)童年时纯真的脸孔喜欢面具,成人后带着面具的脸向往纯真,可以“脸的自述”为题,发挥想象,表达脸对面具的感受。
  假面
  关键构思
  1.用主人公学“笑”的经历影射人为了利益而违背本性的事实。
  2.以“假面”为主道具展开叙事。
  3.用荒诞的故事内容讽刺现实社会中的虚伪与矫作。
  王某是QM公司的一名职员,身处老总之下,打工仔之上,每月拿那点并不太宽裕的薪水。
  就像空中突然飞来的幸运球,一直升不上去的王某突然有了一个机会。
  新的副总上任了,他看上了王某的工作能力,但在见到王某的一面后,他又提出了新的要求--学笑!
  若要出去谈生意,不会笑可不行,这笑当然不是指奸笑或真心真意的笑,而是指那种低三下四、点头卑微的赔笑!是那种奉承的笑!而王某,却恰恰不会这么笑。王妻苦教他半个月,同事陪他苦练半个月,仍然没有一点起色,笑起来岂但“不达标”,反而显得僵硬,呆板,令人更加不舒服。
  学笑的期限只剩一周了。这时,王某想起了他的一个高中同学--张某。张某是一名会做“假面皮”的技术师,拥有一家属于自己的整容院。这天傍晚,王某来到了张某的整容院。
  “哎,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老同学,来,坐里边请。”张某把王某让进了密室,昏暗的灯光下,只见他满脸油光光的,比几年前胖了几圈,一脸的笑意,请王某坐了下来。
  明白王某的来意后,张某毫不犹豫地伸出了五个手指头:“原本该这个数。”他缩回了三根“肥腊肠”,“看在老同学的份上,这个数!”两根手指?是两百?两千?或……两万?
  “这……是……”“不贵,两千!”张某开口也不含糊,“老兄,这不贵的啦,你小子好好算算这笔账,才两千就捞了个‘假面’,以后爬上去了,一个月都未必会少于两千,是不?”
  细细一想张某的话,似乎有那么点道理。于是王某狠了狠心:“成交。什么时候来取?”“哎,痛快,不愧是老同学,三天,三天后取货,包君满意!都老同学了,还能坑你吗?哈,哈……”张某干笑着。
  临走前,张某警告他:“这玩意儿戴在脸上不能超过15小时,否则会与你的脸皮贴在一起,取不下来了!”
  三天后,王某如愿以偿地以两千元换来了上升的必备物--“笑脸”。
  此后,王某的职位不断上升,薪水袋也一天天鼓了起来--因为有了那张花了两千元买来的皮!每天早上,王某会在公司的门前戴上那张“笑脸”,晚上下班或陪客户吃完饭再在家门口摘下来。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王某几乎都快忘了戴久这张皮的危险性了,终于有那么一天……
  天空中那么几点隐约可见的“灰星星”(由于污染严重,已经看不清星星了)向王某眨着眼睛,好似在提醒他已经危险了,他戴那张皮已经13个多小时了。而王某却认为星星在祝贺他--今天又谈成了一笔十几亿的大生意。
  合作伙伴的老板说就是为了王某的笑,他喜欢“谦虚”的人!于是乎,作为这笔大生意的奖励,新副总请王某到一家蓝色调的高级酒吧痛痛快快地喝了那么一顿,这不,12点多才结束。
  来开门的是王妻,门一开,一股浓烈的洒气迎面扑来,“告,告诉你个好--消息!”王某的舌头都打卷了,“我,我谈成了一笔--笔大生意,嗝。”王某打了一个酒嗝,没以现妻子正不满地皱着眉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知道回来!”看来,王妻真是生气了。
  “别,别生气嘛,十几亿--亿的大生,嗝,意,太--好--了……”王某倒在床上,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脸上,仍戴着那张皮,此时,时钟指向了1点49分,他戴?quot;假面“已经14小时56分了!而王某却仍没有发觉,径自做着升官发财的美梦……
  “铃……”一阵清脆的闹钟响,吵醒了王某,外面已经是早晨了。王某瞪着惺松的睡眼,瞟了一眼表--8点了。无所谓,反正今天副总给了一天的假,多睡会儿吧。这么想着,王某又倒在了床上!这一觉睡到了中午11点。王妻下班回来,发现刚起床的王某。
  “你今天怎么了,笑得这么难看!”王妻有点奇怪,王某平时可不曾这么笑过。
  “什么?笑得难……看?”王某突然想起“假面”还戴在脸上,立即惊恐万分地冲进了洗漱间,映在镜子中的,是一张卑微的笑脸,一双惊恐的眸子与一脸的笑意显得极不相称。“天哪!这,这……”
  王某迅速地向耳边摸去,那道熟悉的缝已经荡然无存。“假面”早已与王某的脸合为一体了。“不要超过15小时,否则会与你的脸贴在一起,永远拿不下来了!”张某的话再次回响在耳边。“永远拿不下来了”……
  无奈之下,王某再次光顾了张某的整容院,又花了5千元买了一张正常的皮。张某说要随市场走,所以狠“宰”了王某一刀。从此,王某又需每天重复戴“假面”、摘“假面”的动作。只不过,顺序换了--上班前摘下,回家前戴上……
  面具
  关键构思
  1.写一场“我”的脸与“我”的面具之间的战争。
  2.脸代表本真的“我”,面具代表“我”的种种伪装。
  我以为做人要想成功,就必须拥有好几张脸,在不同的场合,对不同的人。于是,我的脸便被“保护”了起来。只在无人的时候,自己再找一找,摸一摸,那真正属于我的脸。脸,名存实亡,可总不能不要吧?因此,它就隐隐约约地躲在了那些面具的后面。
  看着镜子里的那张脸:圆圆的,挺可爱的(除了有点厚,因为粘了很多层),可以说是乖乖女型的。可一笑,原形毕露了:唯唯诺诺、调皮捣蛋、老实巴交、阴险狡诈……像贸易市场--应有尽有。
  老师又在表扬我:考试成绩优秀者。面具们笑了,因为它们作弊成功了,可我的脸却哭了;面具们又开始攻向同学:你这么聪明、一定考得好,心里却又在说:大笨蛋……
  够了,讨厌的面具,去见鬼吧!
  我用毛巾洗,用肥皂擦,用刷子刷,原来我的脸并不像想像中的那么完美,一点也不及面具好。只是此时的我,有一种超脱的感觉,像放风的犯人,像刚出世的婴儿,又像是升入天堂的负罪者。总之,不管我的脸,是自私的还是冷酷的,是懦弱的还是热情的,我爱它,因为它是我身体的一部分,因为它是我的,对于我自己的东西,我有什么理由不喜欢呢?
  于是,我决定让我的脸公开于天下,恢复它的职责。我抓起那堆面具,摔在地上,以胜利者的骄傲,把它们踩了个粉碎。我得意极了,也痛快极了。紧接着,我的脸履行了它的第一个任务(但也是最后一个):狂笑。
  然而,我的脸还是太善良了。
  没想到,那些面具太顽强了,它们复活了,不仅如此,它们强烈要求复职。我的脸太善良,太软弱了,又被打败了。
  而我,由于自私,也为了不让我的脸再受伤害,便纵容了那些超人面具,毕竟,它们没有伤害过我,相反,倒还帮了我不少。
  “你的脸皮越来越厚了!”这样的警告已见怪不怪了。
  “那是当然,要知道我拥有了多少面具。”得意的笑、狡诈的笑……
  还是面具好,一笑多意。

<面具>篇四

我以为做人要想成功,就必须拥有好几张脸,在不同的场合,对不同的人。于是,我的脸便被“保护”了起来。只在无人的时候,自己再找一找,摸一摸,那真正属于我的脸。脸,名存实亡,可总不能不要吧?因此,它就隐隐约约地躲在了那些面具的后面。
  看着镜子里的那张脸:圆圆的,挺可爱的(除了有点厚,因为粘了很多层),可以说是乖乖女型的。可一笑,原形毕露了:唯唯诺诺、调皮捣蛋、老实巴交、阴险狡诈……像贸易市场--应有尽有。
  老师又在表扬我:考试成绩优秀者。面具们笑了,因为它们作弊成功了,可我的脸却哭了;面具们又开始攻向同学:你这么聪明、一定考得好,心里却又在说:大笨蛋……
  够了,讨厌的面具,去见鬼吧!
  我用毛巾洗,用肥皂擦,用刷子刷,原来我的脸并不像想像中的那么完美,一点也不及面具好。只是此时的我,有一种超脱的感觉,像放风的犯人,像刚出世的婴儿,又像是升入天堂的负罪者。总之,不管我的脸,是自私的还是冷酷的,是懦弱的还是热情的,我爱它,因为它是我身体的一部分,因为它是我的,对于我自己的东西,我有什么理由不喜欢呢?
  于是,我决定让我的脸公开于天下,恢复它的职责。我抓起那堆面具,摔在地上,以胜利者的骄傲,把它们踩了个粉碎。我得意极了,也痛快极了。紧接着,我的脸履行了它的第一个任务(但也是最后一个):狂笑。
  然而,我的脸还是太善良了。
  没想到,那些面具太顽强了,它们复活了,不仅如此,它们强烈要求复职。我的脸太善良,太软弱了,又被打败了。
  而我,由于自私,也为了不让我的脸再受伤害,便纵容了那些超人面具,毕竟,它们没有伤害过我,相反,倒还帮了我不少。
  “你的脸皮越来越厚了!”这样的警告已见怪不怪了。
  “那是当然,要知道我拥有了多少面具。”得意的笑、狡诈的笑……
  还是面具好,一笑多意。
相关推荐:
上一篇:我的母亲
最新高三作文
热门高三作文